呂榮豪

《得救見證》

自12歲起自己已經無心向學,經常流連於球場公園等地方,在13歲時更因自己好勝心重,為要在朋友面前逞強甚至一度加入黑社會,時常聯群結黨,到處為非作歹,任意放縱;將家人完全拋諸腦後,只求面前的利益,朋友肯定,終於染上毒癮,被毒癮綁著自己,沒有想過將來;更加未曾有思想過生存的意義何在;曾經數次因傷人的緣故而到男童院、壁屋、院舍等機構地方;每一次在那些地方進出過後反而令我變本加厲;在濫藥期間,我形容自己簡值是一頭沒有血性的野獸,因為試過一連八個月未曾清醒過,終日沉醉於毒品與情慾之間,漠視了家人一直對自己的付出和期望,令父母心如刀割一樣,直到感化官轉介底下,我有機會進入正生書院,起初的確有很多原因、動機讓我去改變自己,但聖經有云:立志行善由得我,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,更何況,我倚靠的是我自己?
人始終是軟弱的,不久我在書院中因小問題與弟兄發生爭執,繼而同日之內被情緒驅使下,一天內連續追打那位弟兄三次,直到院方覺得事態嚴重,需要報警處理,中心負責人將我從書院中正式開除的一剎那,我開始真正意識到我人生中最後的機會也沒有了,並且真的做錯了、很深刻的有一幕,當我步出書院時,竟然有二位與我不大相識的弟兄為我流淚,令我開始思想為何弟兄之間的情會是如此深。
當再度被押進監牢的時候,家人仍每天不辭勞苦的來探望,教我不曾忘記在正生會所學過的,並真正感受得到親人一直在背後的支持和不離不棄的愛。
在等候判決的那段日子,我開始嘗試禱告,學習更進一步認識這個信仰,去尋找上帝的存在,尋問到底人生的意義何在,而且心中懇切的向神和向家人許下承諾,必定痛改前非!
在上庭的一刻我已準備好接受犯錯所帶來的後果 ﹣ 被判往勞役中心。
但上帝往往所給人的結果總是出人意表,原來當我願意尋求神,祂就給我尋見,叩門,祂就給我開門;正生書院竟願意破例,給我再一次重整生命的機會,而過程當中,我竟然是毫不知情。
最後因著神的帶領,我蒙受了不配的福氣回到正生書院,在這階段裡我確確實實的感受到基督耶穌對我的愛,單單在我身上所發生的一切,對我而言已經是個奇蹟;弟兄們對我重新的接納,使我重新站立,我明白到大家之間若不是有神的愛在運行,一切關心、接納、根本不可能發生,重返正生決志歸向神,讓我在人生中充滿盼望和機會!
雖然信靠上帝只是個開始,當中所行走的窄路必定會遇上眾多的難處、掙扎和前所未有過的困難,但我深信上帝祂應許過:「祂必不撇下我們,也不丟棄我」。
繼續在正生學習,於一零年經歷過末代會考,雖無學術根基,經努力兩年,終得五科合格七分之成績,自知能力不足,故求機會再裝備自己。同年八月十二日,滙基書院陳友志校長接納過往滿有污點的我,成為超齡中四學生,讀新高中學制學習當一名學生。有幸到滙基讀書,是人生一個重要的機會!
重返主流中學的首年,環境、人物和文化都跟正生有很大差別,唯一相同的是神與我同在,聖經說『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』,這是我能堅持每天只睡五小時,早上四時多起床,由長洲乘船到外上課的原動力。 一一年八月,我有幸成為全港首隊中學生極地考察隊的成員,遠征北緯八十多度,見證極地力量,體驗神奇妙的創造!十二號生日當天,某機構全數贊助考察所需的裝備,這份禮物足以說明,神恩超過我們所想所求!
一二年八月,我被選為首屆司徒華教育基金『好老師‧好學生』表揚計劃的好學生之一,並獲助學金得以減輕家庭經濟負擔。從來沒想過,可以是這樣,我一心只希望盡好學生的本份,沒奢望過有甚麼獎賞,但神就透過這份生日禮物告訢我,為神默默耕耘,祂是看見的,一直堅持的,全無白費!
一三年七月二十九日我農曆生日當天,有幸到我心儀的學系(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院,健康、體育及運動科學系)進行面試,試前我全然交託,深信愛我的神帶領我走過許多的路,必定會看顧我。感恩在過程中,滿有平安喜樂!
終在八月九日(大學聯招放榜),我提前拆開了神為我預備的生日禮物,獲得中大體育系取錄了,成為家中首位大學生,開展了人生嶄新的一頁。
呂榮豪
校長註: 校長引用這見證,不是因為他進了大學、取得獎項、或得著甚麼成就,而是,從文中看到生命的改變。真正的改變,不在乎外在的成就,如獎項、成績,因這一切只是在生命改變中錦上添花。因我們並不是在談論成功神學。真正的改變,在乎仁愛、喜樂、和平、忍耐、恩慈、良善、信實、溫柔、節制、追求與人和睦等,生命中價值觀的改變。從他身上流露出來,當中的生命質素才是反映真實的改變。「耶和華卻對撒母耳說:『不要看他的外貌和他身材高大,我不揀選他。因為,耶和華不像人看人:人是看外貌;耶和華是看內心。』(撒上16:7)」